《新宿事件》:港片正在加速死亡

尔冬升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新宿事件』仿佛让我们重新回到了199x年那个港产黑帮片无限繁荣的黄金年代。本次影片将舞台设置在了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歌舞伎町,偷渡过去的中国人群落在艰辛谋生的同时,与盘踞多年的日本黑帮展开壮阔的博弈与对决。仅从这个异国的故事背景中,就已经让我们依稀看到了北野武导演的『大佬』之风范。

据说《新宿事件》花了尔冬升10年时间,投资达1.75亿港币,作为香港电影硕果仅存的电影人中的中坚力量的尔冬升力求保持影片港片本色还放弃了内地市场,谁都知道,这对投资方意味着什么,虽说有成龙在东亚影响在,在这种背景下出来的《新宿事件》居然显出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香港电影的没落比我们想得还要快一点。

然而,虽然电影的场景设置在日本,本片又恰恰是一部纯生的香港电影、香港黑帮片。无论是故事的脉络、桥段的细节、镜头的运用还是场面的调度,都显现出香港电影人积淀多年的智慧、才华与独特风格。我坚信,日本人可以拍出沉静而残酷的『大佬』,却绝对拍不出这般嚣张、铁血、波谲云诡而又无比壮丽的『新宿事件』。反观此时的尔冬升,我相信他早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片子简直让人热血沸腾。

从取材可以看出尔冬升的野心。曾经是邵氏年轻英武男主角的尔冬升,初当导演时拍出了一些娱乐效果很好的作品,也不乏一些实验性的尝试,后来到《旺角黑夜》到《门徒》,他也突然起了“史诗”的野心;这次要将《旺角黑夜》中的视野再放宽一下,要以香港导演的视角来解读华人社会的现象——90年代初的移民潮,以及华人在异域的生存状况,这个题材看似写实,却被尔冬升10年之内加入很多港式商业戏剧娱乐元素,何况即使在剧情推进的过程中都顾此失彼、草率了事,最后再扣个时代变迁的大帽子,越发让这个貌似纯正的港片成了虎头蛇尾营养不良头重脚轻的黄豆芽。

尽管由于题材敏感、场面血腥而导致本片无法在内地公映,但『新宿事件』绝对是本年度最重要的华语电影之一。这几年的香港电影一直很『萎』、很『娘』,甚至连杜琪峰都转型去拍了充满文艺腔的『文雀』,此番尔冬升的『新宿事件』总算是杀了个回马枪,再次显现了香港电影相当铁骨、相当男人的一面。

如果把这个片子扔进浩如烟海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港片库里,它算是一个有点追求的作品,其立意和些许镜头有可取之处,对90年代华人移民命运的关注和对日本红灯区以及黑社会的展示有些还像模像样。开头的几场戏,成龙和吴彦祖扮演的角色在日本生存之艰难比较真实,但范冰冰的角色太过敷衍和肤浅,要知道很多到了日本生存不下去的女孩子不得已卖淫的都大有人在,好不容易有范冰冰这么水性杨花的外形,做一些龌龊、肮脏又狠又无奈的事儿,剧力将喷薄而出;即便成龙他们吃苦的戏,一想到这只是为了后来成龙大哥的飞黄腾达做一些简单的铺垫,我立马又觉得尔冬升的这种关怀很廉价。

成龙在本片中的表演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一直演惯了正面好人角色的他,此次毅然决然地扮演了一个逼上梁山的偷渡客、黑社会头目,其转型之强烈让人不由刮目相看。再加上堪称强大的配角阵容,可谓星光闪耀。

吴彦祖被台南帮欺负断手,是这帮华人境遇的谷底,也是他们爆发的导火线,但要是因为迁就成龙大哥就让他直接平步青云了吧,何况成龙几乎完全凭一己之力,他身边的华人兄弟最多做些背景,尤其是杀仓田保昭饰演的那个组长和会长两个人的时候,处理得那不叫简单,那叫超级简单。要知道成龙是从东北来的农民,就凭一股蛮劲立马干掉日本势力庞大的黑社会总舵主和一个堂主,这什么概念,换到港片里也绝对不可能的。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在于本片的剧本顾问——李小牧。此君正是当年早入日本并混迹于黑白两道的真实人物,对当时日本社会及中国人生存状况有着直接当事人的感触和领悟,直至今天都是中日文化圈中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很久以前我就拜读过他的『歌舞伎町案内人』一书,大开眼界。

让成龙当主角是无可非议的,不说有成龙英皇的投资什么的,其实很多人对成龙的这次转型寄予厚望;而且在暴力冲突的相持之下,当成龙身边的兄弟被欺侮的时候,观众会顺理成章地期待成龙用他以往的拳脚来一次酣畅淋漓的肉搏,导演很容易用这一点造成落差将观众的情绪涨起来神经绷起来,但他老是没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