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和袁和平醉了,《奇门遁甲》嗑药了

年底两部奇幻大片《奇门遁甲》和《妖猫传》,都是大导演,大卡司,一雅一俗,俗的先来了。

徐克爱酒。

雅的不见得有多雅,俗的是真俗。“九天九地,捍卫苍生”什么的,开篇的解说半文半白,后面跟着的“大鼻毛”、“清明下河图”,各种恶搞。目标观众很明确,就是来影院寻个开心的普通观众,没想着给各路高端人口奉上精神食粮。这定位,没毛病,港片向来如此,是否有趣才是最要紧的。

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林青霞有个著名的饮酒镜头,潇洒豪迈,最是经典。

“奇门遁甲”本来是源于《易经》的秘术,按李零的说法,类似于电脑的古代版本,试图通过各种元素的计算和推演来趋吉避凶。徐克在这部电影里将其解为“隐藏在奇门背后的战甲”,煞有介事中透着诙谐,显然是因为《龙门飞甲》里的神“甲”没“飞”起来,老顽童不甘心。

那部电影的监制和编剧正是徐老怪。

《奇门遁甲》讲的是一群侠士对抗天外来客的故事,听起来像是美国英雄大片的中国版,挺新鲜。其实对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徐老怪来说,这条中西融合之路他差不多四十年前就起步了。《蝶变》中一身钢盔铁甲的怪客,不像武功高手,倒像钢铁侠。正因为如此,李治廷扮演的刀宜长被打到断手断脚时,我真以为中国版钢铁侠非他莫属,结果后来证明,我想多了。

去年的《摆渡人》中有场斗酒戏,其实徐克早就拍过。

侠士们的小团体叫“雾隐门”,典故来自著名的日本忍者雾隐才藏,出身伊贺,为“真田十勇士”之一。徐克的忍者情结有多深,看看《东方不败》里的“服部千军”和“猿飞日月”就知道了。这典故也不是他第一次用,《东方不败II风云再起》的侏儒忍者“雾隐雷藏”指挥的潜水战舰,就叫做“雾隐号”。大鹏在片中不时作一身忍者打扮,其来有自。

在2000年他执导的《顺流逆流》中,就有场谢霆锋和徐子淇喝遍酒吧一条街斗酒的戏。

雾隐门最最强悍的镇门之宝,是他们的黄教主千年前留下的最终兵器——一个叫“小圆圈”的女孩。名字怎么来的呢?因为二当家在她胳膊上发现了一个本门徽记,形似《东方不败》里的日月神教。小鸟依人的圆圈姑娘吃了辣椒就会变身凤凰战士,横扫千军,这个设定相当日漫。《最终兵器彼女》有没有?《云之彼端约束之地》有没有?我就不提各种B级制作的黄暴神片了。圆圈姑娘每次暴力完了之后都要香汗淋漓地露个背,算是点到即止。要看胸?有柳岩啰!

类似的桥段数不胜数。

侠士们的敌人来自天外,据说是当年曾与黄帝大战的魔族,不知怎么就请到了外援,来解放他们的领袖蝙蝠怪。这外援造型奇特,又像数据线又像开司米,定睛一看,不就是传说中的“飞天神面”么?可不是王胖子的“玉面飞龙胖螳螂”哦,好洋气的“飞天面条神教”
(Pastafarianism或Flying Spaghetti
Monsterism,简称FSM)你们听说过没有?传说中,这把面条是创造世界的智慧生命,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真神。虽然它的真面目直到2005年才被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的博比•亨德森发现,但短短十几年已经吸引了上百万信徒,在丹麦、新西兰和荷兰等国得到了认可。这么拉风的背景,教主的第一次银幕处女秀就献给了《奇门遁甲》,不得不说徐老爷和袁八爷面子够大。

不爱酒,难把喝酒拍到这个境界。

当然我们大中华的侠士们也不是吃素的。一听说异星面条来袭,他们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吃了它,而是做一碗更劲道的面条,镇了它!(此处有掌声)这碗面条不叫康师傅,也不叫五谷道场,而是一种名叫“御神机”的神器。乍看啥都没有,但只要用上蜀中唐门的特殊手法,立马就能拉出一碗香喷喷油汪汪的——“武器”。可是没想到,这所谓“御神机”竟是飞天神面的阴谋。关键时刻,大厨无用!还得最终兵器出手。正当大boss洒出自己独门暗器“漫天胡椒”,要向岌岌可危的侠士们痛下杀手的时候,凤凰女爆发了——你丫居然放辣?

爱酒之人多半常会醉酒。

曾经,我以为创造了世界的面条,那一定只能是意面!什么兰州拉面、鳝糊面,不行的!《奇门遁甲》用真相唤醒了我的文化自信,看着那漫天爆开的一锅红汤,我甚至都来不及想到幽泉血魔,就立马顿悟了宇宙间的终极秘密——创造了天地的,原来竟是一碗看似不起眼的重庆小面!多么痛的领悟!原来每次吃面时那火辣辣的痛苦,都源于宇宙爆发那一刹那的究极奥义,而每吃下一碗小面,都是为世界和平做出的一份贡献。不看电影不知道,这才是所谓的“佛系”食谱啊!

我猜监制《奇门遁甲》的时候,他醉过不少次。

好,闲话说完,下面进入彩蛋时间。

不单他醉,导演袁和平多半也常和他共饮同醉。

徐克和袁和平都是以动作著称的导演,但本片的动作戏,说实话有点让人失望。既没有徐克标志性的凌厉剪辑也没有袁和平的潇洒动作设计,几乎全都是电脑特技加真人比划。而两人曾经合作的结晶,即使是《蜀山》那样的神怪动作片,也是拳脚、刀剑、钢丝和电脑特技并重的,所以才精彩纷呈。《奇门遁甲》的动作场面,想象力有亮点,执行也没问题,设计却实在说不上好,不知板子该打在谁身上。

否则,他们合作的新片《奇门遁甲》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醉酒感。

但作为港片迷,我还是很喜欢里面的草根情怀和人物形象。徐克以善于调教演员著称,女角以御姐系为主,男性则分为小正太和大侠两种。大鹏和倪妮的角色,其实应该都找更年轻的演员来演,这样才能演出那种“打一巴掌都是甜的”感觉,也才能传递出初识情事,难以抉择的小儿女情态。即使如此,两对情侣之间的化学反应还是能让人莞尔。无论三角、四角……都比时下各种都市青春片里的各种“撕”看着舒服。

说醉酒感都是轻的。

最后,伍佰做的音乐很好听,扮相也有惊喜,凛冽的眼神有徐克电影中侠士的风骨,可惜的是没好好爆发一下,期待以后能在武侠片里再看到他。

其实更准确的形容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风间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嗑药感。

如果让我用八个字形容《奇门遁甲》,那就是:

混乱草率,天马行空。

前半句是缺点,后半句是优点。

其实二者是相通的。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控制好了,会制造出非常有趣的产物。

但滥用脑洞且不加掌控,只会搞出奇奇怪怪的四不像来。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不觉得《奇门遁甲》是部超级大烂片。

它挺烂的,不管是整体的结构还是叙事的节奏,都杂乱无章,剧情更是没什么逻辑可言。

但它也有一些让我眼前一亮的地方。

比如强烈的徐克风格、两个醉酒老汉的奇思妙想,以及倪妮的脸。

如果让我打分的话,10分我可能会给《奇门遁甲》5分到5.5分。

不是看不下去,但忍不了会吐槽。

可能刚想鼓掌,就憋不住要骂娘。

《奇门遁甲》的故事很复杂,也很简单。

复杂是指导演想讲的实在太多,简单则是因为本片讲了许多东西却并没有什么重点可言。

因为想讲的太多,所以导演铺的很大。

章回体的叙事,只是为了勉强掩盖自己碎片化的剧情,而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帮助,反倒是几条线的交错,在一开始就给本片确立了主次不明的基调。

第一条线,主角是李治廷饰演的捕快。

看到捕快这两个字,我脑海中瞬间联想到了不少熟悉的影视人物。

比如邢育森老师、比如燕小六老师。

于是我认定本片的设定还是比较现实的,奇门遁甲应该还在科学化玄学范围以内。毕竟邢育森老师无法大战外星人,燕小六老师也一定打不过金刚狼。

就算是稍微升级一下,哪怕是四大名捕,也还在武侠范畴。

没想到的是,长得帅确实可以为所欲为,李治廷这个捕快虽然一开始领的命令是抓人,却从头到尾都在捉妖。

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显然也了解自己身在奇幻世界的设定,并没有觉得以自己的战斗力和妖人对抗有什么不妥。

毕竟他已经见识过凶神恶煞的柳岩了。

在遇到颜值更胜一筹的倪妮后,他很快就忘记了已经变身糙汉的柳岩,跟着倪妮一起捉妖,结果遇到了战斗力已经超越了次元的外星妖人。

善良的他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了倪妮一命,于是失去了手。

这其实早已注定,毕竟他未来的大师兄有支乐队,叫“中国不撸”。

而第二条线的主角,就是倪妮。

倪妮这个角色是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神秘组织“雾隐门”的三师姐,她的主要技能就是长得好看,主要任务则是引出“雾隐门”的其他角色,

比如大师兄伍佰。

伍佰老师的造型很摇滚,眼神里有孤独时的落寞,心中的森林看上去谁也不能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