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动画与中国意境

如果你平时不看日本动画的话,这部电影足够让她变成你的动画初恋。
    日本动画的涵盖的那种东方哲学和浪漫的古典美是全世界的艺术文化财富,不管你是一个爱幻想,幼稚天真的少年,还是一个30而立的大叔,你都可以在这部电影中或多或少地找到某些共鸣!
    首先说一下这部电影的观感,电影开头叶子的特写,还有各种长焦和微聚镜头让你感觉每一帧动画都是一幅幅优秀的摄影作品,意境,诗一般的感觉!道,深邃之美,我并不认为新海城的以前的动画有多么浮浅,只是感叹自己的阅历太浅。这种感觉可能是建立在对日本文化的理解之上,日本人的传统文化中,把世间的每一个物体都比做神灵的一部分,或者说是里面都住着一个神,这种自然的万神论深深影响着每一位日本动画大师们。以至于让我感觉,即使是每一个关门的特写镜头都可以配上一首恰当的诗句和落款,在每一扇门后面都有一段美丽的故事!当然还有在恰当的时机出现的背景音乐,让我感觉似乎有一道电流从我头顶传达到我脚尖,立刻把我从这种意境中拉回剧情之中,韵律和节奏及其之优美、动感,让我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情感的宣泄与奔放,这是青春片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毕竟很多年轻人还是很喜欢那种mtv的视乐结合的那种爱情~~
    再来说说剧情:穿越+科幻+青春,这个切入点非常棒,很符合15到30岁的年青人观看,这都是时下年轻人很喜欢的题材,即使很多人不太理解多重宇宙的世界观和万物有灵的宗教文化,但是很多人还是可以看懂男女主角那份真挚的情感,那种相互思念与牵挂,那种只有在高中时期才有的青涩懵懂的打趣情节。我坐在电影院里,感觉最能打动周围年轻观众的地方永远是那些细节,男女主角羞涩的心理状态往往会引来周围的一片嬉笑声。我觉得这部让人能产生连接与共鸣的动画,真的一定要在大电影院里看才能感受到那种气场。
    再说说各种网友的评价,出奇的一致,美就是美,能让你种产生连接的美,可以让你回忆过去的美。如果说热恋中的恋人是天然的诗人,那么看过这部电影后也让很多人再次相信了爱情,变成了诗人!imdb上8.9分的评价,大部分的好评感觉惊人的一致,感觉好就是好,这种非理性的评价让我有些差异,毕竟西方人还不能完全体会东方人的那种心理体会和文化差异,但我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们虽然不能完全弄懂电影里的那些细节和情节,但优美的画面与男女之间的那种荷尔蒙情愫大家都可以体会到。当然差评的理由也出奇的一致,故事的逻辑,叙事的模糊,让很多理科的逻辑怪们很难接受的肤浅情爱。
    最后来说说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解读,有比较懂历史的网友把女孩解读为传统的日本文化人(二战后日本民族的信仰完全崩溃,转而全面西化),自卑于自己的身世,想到大城市去学习外来文化,把男孩解读为现代日本人,希望回归日本传统文化中的那种道的精神当中(现在日本流行的茶道,花道,料理,还有日本人的那种近乎应宗教信仰般的工匠精神)。而两个不同时代的人物相互交换身体时,西方的方法论与东方的哲学相互融合时,真的可以迸发出某些共鸣与火花,或者可以说,人类心中的那份爱的感觉是不分时代和地域的,两个在一起的动机是牵挂与爱。还有的网友说了,人生有了追求才有意义,还有的网友说万物是相互连接,是一体的,他们相互吸引最终走到了一起。

水墨动画《鹿铃》剧照 资料图片水墨动画《牧笛》剧照
资料图片今年电影暑期档大片云集,让观众大呼过瘾,其中《昨日青空》《风雨咒》《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俄罗斯奇遇记》《小悟空》等国产动画电影也现身暑期档市场。

今年电影暑期档大片云集,让观众大呼过瘾,其中《昨日青空》《风雨咒》《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俄罗斯奇遇记》《小悟空》等国产动画电影也现身暑期档市场。其实自《大圣归来》《大鱼海棠》掀起市场热潮以来,国产动画电影每年都在陆续上映,但后续作品总体表现平淡,不复当年盛况。据相关数据显示,长期以来,本土动画电影票房成绩大多不尽如人意,上亿票房的作品寥寥,与那些进口动画电影动辄几亿元的单片票房,形成巨大反差。

民族化风格彰显本土特色

著名电影艺术家夏衍称赞美术片为中国电影第一个走向世界的片种,由动画片、木偶片、剪纸片和水墨片组成的美术片中,水墨片对此贡献巨大,厥功至伟。

首先,水墨动画在国际上频频获奖。据统计,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生产的4部影片《小蝌蚪找妈妈》《牧笛》《鹿铃》《山水情》在国际上共获奖13次;其次,中国水墨动画在国际上受到了高度赞赏。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1961年7月在捷克国际动画电影节展映时,优美的画面震惊了国外观众,并引发了影片拷贝中金鱼片段被挖剪的事情;1980年,特伟去美国讲学,在播放《牧笛》一片后获得阵阵掌声,现场观众不吝赞美之辞,以“这实在太美了”“简直是奇迹”“这完全是中国式的动画片”之类的语言表达他们看后的激动心情……水墨动画能在世界范围得到认可,实现跨文化对话,原因自是众多,但作品对传统的继承以及大胆创新的特质,甚为突出。

1955年,特伟先生创作《骄傲的将军》一片时,提出了“探民族形式之路,敲喜剧风格之门”的口号,指明了中国动画走民族化的方向。随后,《胖嫂回娘家》《猪八戒吃西瓜》《小鲤鱼跳龙门》等一批作品摒弃对东欧、美国动画的模仿,积极探索用动画这种外来的形式讲述中国自己的故事,获得了成功。

沿着民族化的道路,1961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动画艺术家们创造性地将西方的动画技术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水墨画结合起来,从而诞生了一种全新的动画形式——水墨动画。水墨动画摒弃业界惯用的以线条勾勒轮廓来呈现运动的方法,而是通过分层拍摄形成不同的浓淡色块来模仿水墨在宣纸上晕染效果,实现运动。

水墨动画在借鉴水墨画外在形式的同时,重视对其写意的美学精神继承。作品在造型上,不是照相似的写实,不是漫画似的夸张,追求气韵生动的意象;在空间上,它不是依据科学的透视再现一个静止的有限的空间,而是以心灵之眼动态地观看万物,表现一个流动的无限的世界;在叙事上,它不强调强烈的矛盾冲突,而是通过恬淡宁静、清新自然的画面追求诗的意境。这些共同构建了水墨动画鲜明的艺术风格,展现出本土特质。

自主创新保持生机活力

继承传统并不意味着因循守旧。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老一辈动画艺术家普遍具有强烈的创新自觉,大家秉持着“不重复自己,不模仿别人”这一创作理念,并将这一理念贯彻在水墨动画创作当中。

《小蝌蚪找妈妈》《牧笛》《鹿铃》《山水情》这四部作品在展现本土美的同时又各美其美。从技术上看,四部作品一次比一次有进步。《小蝌蚪找妈妈》中主角是小蝌蚪,造型相对简单;《牧笛》中主角则换成一只水牛,水牛和第一部水墨动画创作前试验失败的马同属四足蹄类动物,它的墨色浓淡虚实变化丰富,技术上比模拟小蝌蚪更为困难;《鹿铃》中主角是小鹿、小女孩,动作和颜色较多,在动作和分色上比《牧笛》复杂不少;到了《山水情》中主角已经变成人,该片导演之一阎善春坦言人物做成水墨动画比动物难度更大,而在表现雨后湖光山色、云雾朦胧的动画效果时,大胆采用了“现场作画,直接拍摄”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