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关系入股空手套白狼 行贿“老乡区长”被重判

图片 1

直至2018年6月25日,事情出现转机。根据掌握的信息,佛山市公安机关锁定了张国栋的所在位置,迅速将其抓获;次日,张被刑事拘留;7月5日,佛山市监委对张国栋以涉嫌行贿立案调查;7月10日,张被逮捕。

2003年,陆帜然帮助荷城农村信用合作社收回贷款,信用合作社主任林某尧和副主任苏某韬共同送给陆帜然港币10万元。

潜逃两年后被抓火速调查扎实取证

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陆炽然与兄弟合伙承包了200亩鱼塘,被称为“鱼花佬”。1994年,陆帜然开始其从政生涯。他曾出任高明区委常委、荷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高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0年升为高明区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完成了从副处级官员到正处级官员的转换。

10年6个月!此时的张国栋已63岁,等待他的是漫长的铁窗生活。张的行贿行为,不仅给自己带来牢狱之灾,也将“老乡区长”推向深渊。

2002年,因为承接了荷城中学运动场工程,区某祯送给陆帜然人民币22万元。

法院认为,受贿人宋德平及张国栋的供述证实,张国栋将自己15%股份的一半送给宋德平,是张国栋为谋取自身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给宋行贿,是其个人决策实施的行为,系个人行贿。

从“鱼花佬”到正处级官员

靠关系拿地入股行贿800多万元

另外,陆帜然的辩护律师提出陆有自首情节。然而,法院认为,案发前市纪委已经掌握被告人陆帜然收受区某等人贿赂的线索,其情形不符合自首。

记者从佛山市纪委监委获悉,这是监察体制改革后,佛山乃至广东首例因行贿罪被重判的案件,释放了“行贿受贿一起查”的反腐信号和决心,向企图或肆意行贿者挥出当头一棒。

图片 1

“见到我们的时候,张国栋很意外。他没想到自己会落网。他认为,监察体制改革后,自己在佛山市检察院留下的‘旧账’不会被佛山市纪委监委咬上。”该调查人员还介绍,“由于时间紧迫,调查组兵分几路快查快结,只用两天就完成了张本人及相关涉案人员的讯问、外围取证和出具起诉意见书等工作,以最快速度将其移送司法机关。”

被告人情形不符合自首

年过花甲铁窗度日行贿受贿一起查

据此,佛山中院认定“土地行贿”指控证据不足。

“被告人张国栋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近日,张国栋行贿案终审维持原判。

对于此项指控,陆帜然在庭审中极力予以否认,他称自己所接受的黄某洪3.5亩土地是以每亩人民币15万元向黄某洪购买所得,已经付清全部土地款,不是受贿。

“项目启动后,有一次张国栋与我见面时称,多亏我的支持,项目进展比较顺利,他在公司中持有15%的股份,预了一半送给我,我说好。我从中获得的收益是项目建成后分到了物业。”宋德平供述道。

陆帜然受贿案一审宣判 法院认定其五项受贿约200万元

时间回拨至2016年7月22日,一条“打虎”消息刷爆了佛山的朋友圈:佛山市原副市长宋德平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接受组织调查。

对于检方指控的其余五项犯罪事实,法院均予以确认。

东窗事发,张国栋作为涉嫌行贿的人员之一进入了当时佛山市检察院专案组的视野。但出乎意料的是,在几次接触后,张国栋突然失联。

据悉,贿赂款包括1999年至2002年,陆帜然帮区某华承接了荷城区成人教育学校和荷城区沛明小学的教学楼工程,区某华行贿人民币78000元。

对于张国栋被重判,佛山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有关负责人表示并不意外:“一方面,张国栋本身没有实业,不是企业家,更没有实质性的投资。他仅仅是靠与宋的老乡关系,才得以从涉案企业入股、分红获利,纯属空手套白狼。另一方面,此案涉案金额大,其不但没有主动投案而且恶意潜逃,落网后继续对抗组织审理调查,还有翻供行为。”

审理阶段,检方列举了陆帜然涉嫌犯罪的6项事实,犯罪金额达人民币2388354元及港币18万元。其中控辩双方争议较大的“黄某洪以土地行贿陆帜然”一项中,检方认为,1998年,时任高明市西安区区委书记的被告人陆帜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帮助黄某洪取得西安区政府办公楼工程的承建资格,并在工程完工后帮助其收回工程款。为表示感谢,黄某洪将一块面积约为3.5亩的土地作价530354元送给陆帜然。

经审理查明,2005年6月,被告人张国栋为某公司获得佛山市三水区某地块的开发机会,请托时任三水区领导宋德平给予帮助。事成后,张国栋在该公司新成立的项目公司占股15%。为感谢宋的帮助,张国栋决定将其股份的一半送给宋,但股份未实际转让。2013年4月和8月,张国栋以股份分红的名义将9个商铺、4套商品房和2个车房送给宋德平,并登记在宋指定的相关人名下。经佛山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上述涉案房产价值人民币828.37万元。

时间:2014年3月1日

庭审时,被告人张国栋有翻供行为。但是,在扎实、完善的证据链面前,法院对张国栋及其辩护人所提的辩解、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陆帜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言以及相关证人证言,均证实黄某洪从未向陆帜然当面表示要将涉案的3.5亩土地送给陆帜然,起诉书关于黄某洪想送地给陆帜然的指控主要是依据证人陆某聪的转述。

之后,被告人张国栋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以不开庭方式进行审理,并最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版次:A22珠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