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赌995577欲戴王冠 必承其重

      五季62集,不到两个月,补完了。

这是一个关于家庭,梦想,黑帮的故事。这样一部评价极高,揽获奖项无数的作品,它成功的原因,或者说它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呢?我认为恰恰是一些的最基本的东西:精细打磨的剧本,合理的选角以及演员精湛的表演。

      《毒师》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它绝不是一部靠生拉硬拽的情节吸引观众的剧,哪怕它有无数设定和气质可以让这部剧充满更多的斗争、枪战和爆破,可以让旧的角色不断死去(或者丧失推进剧情的能力),新的角色不断的涌现出来(《吸血鬼日记》就是这样干的,靠编剧制造矛盾而不是角色本身)我们看到的相当不少的段落却是老白和糟心媳妇、和杰西、和汉克甚至炸鸡叔之间无休止的絮语,然而就是这点点滴滴让老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性格是完整的,籍于此老白所做的事我们也许不接受,但我们绝不会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克服价值观带来的情绪之后,是会理解的。

剧集的核心是一位叫瓦尔特·怀特,通常被剧迷称作老白的高中化学教师。老白在得知自己罹患癌症后,投身毒品行业,利用自己无与伦比的结晶学知识成为一代制毒大师海森伯格,并与昔年门生杰西·平克曼(小粉)搭档,与各路毒枭以及缉毒局甚至家人斗智斗勇的故事。本篇剧评的主要部分,也正是对老白这个角色的评价。这种评价如果浓缩一下的话,就是题目的八个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最后一集中段,老白看着他那糟心媳妇,说“我喜欢制毒,而且我也擅长,制毒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这几乎是全剧最戏剧的转折了,当老白无数次重申制毒是为了家庭后,他终于愿意正视自己的内心,在结束的前一秒揭下所有出于羞愧或是畏惧的伪装。他早就赚够了71万,他有许多机会放弃制毒回到家人身边,然而无论是因为更多金钱的利诱或者对手的威逼,他都选择了妥协。也许“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曾经用在老白身上再合适不过。但是现在我们都知道,无论有没有这些剧里出现的威逼利诱,老白最终还是会走回他最爱的那片领地,去制毒,也不再有人因为汉克的那泡屎去替彼时从良的老白惋惜,即使当时汉克没有拆穿老白的身份,未来也会有别的人拆穿。

老白涉足毒品行业的直接原因是自己得了肺癌,在有限的生命里,老白期望能给家人留一笔财产。但实际上,他的动机并没有这么简单。在电影《八毫米》中,一位富可敌国的商人热衷投资影片,在影片中演员会被真的虐待或者处死,当被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时,回答是“Because
I
can”,在本剧集中,我认为道理是一样的,老白制毒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能够做出最精良的堪比艺术品的冰毒,虽然他的作品会给许多个人和家庭带来灾难,但不可否认其作品本身就是一种艺术。

      所谓白艰不拆,老白的一生,的确是挺可怜的一生。S5E6老白告诉杰西自己年轻时几千块卖出的股份现在已经值20多亿了,所以他不会再放弃自己一手建立的毒品帝国,除此之外,他的前女友跟朋友好了、无力支付癌症的花销、连残疾儿子出去买个裤子都会被街头混混嘲笑。但最重要的细节在我看来却是老白还是化学老师时课堂上那些死气沉沉的学生,一个为了化学奉献终生的人,却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找不到一丝成就感,这种挫败才是最致命的,而这一切痛苦的遭遇慢慢将他侵蚀成一个极端自卑的人。老白绝不是一个单纯爱财或者愿意使坏的人,从他某次化疗时对一位刚诊断出的癌症的患者说“过去一年的经历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时光”开始,到得知杰西用他创造的方法制毒时涌起的恨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追求制高点,去完成自己的野心,证明那句“制毒能让我自己还活着。”

在初入江湖时,老白有过一番计算,他需要赚到73万美元。而在第五季时,面对只要把手里的甲胺卖掉就能得到500万的机会,老白拒绝了,因为他不甘,他的野心是建立一个毒品帝国,虽然他的经营才华远不足以支撑一个帝国,但对于身患癌症,时日无多的老白来说,只要在这条路上,就意味着生命还拥有光彩。老白生命真正的辉煌就是作为毒界大师海森伯格出现的时段,他人生的巅峰便是面对一众黑帮,坚毅而自信地说明那句经典的“say
my name
”的时候。不管是500万还是73万,或者是之后的8000万,1000万,都只是一个附加的数字而已,在成为海森伯格的过程里,老白的人生已没有遗憾。

      很难再找到一部作品去用这么长的篇幅描绘、展示一个人的自卑:最初在老朋友的生日宴会上因为没有拿的出手的礼物而无地自容,到最后一季试图和杰西和解时反复提到的我们终于可以“体面”的生活,以及多少次因为自卑膨胀至自大这个过程中所导致的愤怒:他愤怒糟心老婆以为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他告诉他那糟心老婆:我有危险?我他妈才是危险!但事实上这一幕就像一个乞丐突然捡了一万块钱跑到淮海路上喊“我有钱了!”一样,制毒让他感受到自己是个活人,而制毒带来的附属价值也终于让他感到自己活得有尊严、有面儿了,制毒于老白,是穷人的彩票,是丑人的新妆。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老白是有一种不甘的。老白是现在市值几十亿的灰质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三位创始人,两男一女,情感纠葛,老白退出,从一个结晶学大师变为一个普通的高中老师。这份不甘终于在癌症之后彻底喷涌。变成海森伯格是对自己多年平庸生活的一种奖赏和补偿。最后一集中,老白面对妻子没有把自己的一切作为再归因于家庭,而是说:“Because,I
like it, I’m good at it, I really was
alive”。相比于“我感觉自己活生生的”,我更愿意把它译成“我真正活过”。在对“真正活过”的强烈欲望下,道德和法律在老白面前都毫无力量。而我们真正应该欣慰的是,即使老白的形象在第五季中变得复杂化,邪恶化,变得嗜杀,冷血,但他始终冷静地规划着行为,一如既往地热爱家庭,从未被贪婪的欲望掌控,从未丧失原则,始终充满人情味。

      即使老白做过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故事的最后一刻我对他竟然一点也恨不起来,这还是在他供出了制毒不是为了家庭而是为了自己的那番话之后。那么当老白在制毒房里温柔的游荡,拿起防毒面具,然后音乐响起的一瞬间,我试问自己对这样一个人物的情绪到底是什么呢?尊敬?有一点点,他忠于所热爱的事业心无杂念,但是对布洛克下毒这件事实在让人无法原谅;惋惜?上面已经说过了,对于这样一部费劲心思和篇幅勾勒角色性格的剧来说,老白只会去做那些“合理”的事,合乎性格的事,所以惋惜无意义。

全剧中唯一能在重量级上与老白相抗衡的是名为炸鸡店老板,实为西南部超级毒枭的格斯。格斯其人,深不可测,极有机心,和老白一样,也是一个双面人物。在第四季中,格斯的风头甚至盖过了老白,不管是他以成功商人形象出现时的迷人的微笑,还是面对下属或敌人时冷峻的眼神,都充满魅力。割喉维克多,勇闯墨西哥,绝命养老院等戏份让人拍案叫绝。之前把哑巴兄弟引向老白的妹夫汉克更是一石三鸟的神来之笔,而面对缉毒署关于盖尔死因的质问,也是从容镇静,对答如流,谎言编织,如行云流水,毫无破绽。正如迈克所言,老白就算杀了格斯,也成不了格斯。格斯是真正的领袖,真正的阴谋家。当第五季中老白屡陷窘境之时,我们更加清楚,像格斯一样谈笑间掌控一个帝国,是多么的伟大与不易。老白和格斯本能合力缔造前无古人的毒品帝国,但两人注定必有一亡。能够拥有格斯这样的对手,是老白之幸,也是剧迷之幸。而有的人,即使代表着正义的威严和法律的力量,也不配当老白的对手,最终也不免曝尸荒野。

      最后,相比海报上的国王隐喻,也许更符合老白形象的名词是教父(the
god
father)。第二季索尔刚开始替老白规划毒品帝国时老白曾讽刺说你以为我是维托科里昂吗?然而几十集后当那些杀手、毒枭流露出非分之想时,是老白告诉他们绝对不要动我的家人,家人是最重要的。上一个这么说的人,就是维托科里昂。事实上每当老白带上礼帽和墨镜,我都能感到刺骨的寒意(当然也和主演Bryan
Cranston出色的演技有关),而就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仇恨黑帮教父科里昂一样,当我开始像现在这样带着伤感去美化老白的时候,我们得承认了,我们早就爱上这个剧史上最伟大的毒枭了,这是对此刻情绪唯一的解答。

从全部五季中来看,老白都是一个极其注重家庭的人,而老白却没能够从家人那里得到足够的支持或者正确的引导。老白的妻子斯凯勒可以算是全剧最不受欢迎的角色,演员的表演十分精彩,充分的表现出了那种自私,贪婪,虚伪以及侥幸心理。但平心而论,斯凯勒的作为也都在情理之中,她本就是普通中产阶级的女性,也不该奢望她扮演好超级毒枭之妻这样一个角色。

再说说他们的儿子,小瓦尔特。这个小孩除了腿脚略有不便和说话节奏略慢外,心智上和同龄段的孩子并未看出有明显区别。他的很多技能即使连比他大几岁的笔者也自叹不如。但这个孩子太乖了,甚至很难看出这个年龄应有的叛逆心理。不管从生物学还是社会学的角度,父亲都倾向于有一个和自己相似的儿子,但小瓦尔特与父亲并无多少相似之处,所以无形中会造成老白某种心理投射的缺失。而这恐怕也是之后的白粉搭档里(老白与小粉),老白一再流露父爱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