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三峡好人

图片 3

拧两根麻绳,打一个情结,两条寻人的线索,勾联一整片奉节县城的衰败图景。这个濒临破碎的世俗景致,背后是三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眼前是浩浩荡荡的现代西方文明。身处在动荡中的人们,听不到铛铛的铁锤声,已然把过往的生活敲碎;看不见滚滚的长江水,即将把传统的根基淹没。《三峡好人》所呈现的世界,又何尝不是现时代中国社会的微缩景观?

图片 1

即便是祖国的其他地方,纯粹的务农,已经解决不了生存问题,被迫涌向城市的农民兄弟,在城市里遭受的歧视和冷漠,默默承受或者作奸犯科,奉节人只是他们整体处境的一个缩影而已。

韩三明与妻子

2007年1月9日

那个时代有各种各样的表现,但无疑是混乱的,这样真实的世界就这样展现在我们眼前,不是飘着悬着的痛,是一点一点刻进心里的痛

空中盘旋的飞碟,引火腾飞的飞行器,影片写实的氛围里,安插诡异的小细节。你不能理解,这些外星球的神秘造物,它们从哪里来,又要干些什么?这就象你不能理解,一种绵延数千年的生活方式,如何就瞬息间成了渺无踪迹。这不是洪水地震的天灾,这不是战争爆炸的人祸,这一切的一切,竟是以文明和发展的名义,以我们要过一种更好的生活的主张。

走钢丝的人是拿性命在赌,而准备去当煤矿工人的韩三明也是拿性命在赌,那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们又何尝不是拿性命在赌。

迈向新时代的奉节人,何去何从。家园已经沦陷,人们背井离乡,往广州往辽宁,给公司打工,做些没有技术需要的体力劳动,还是跟着三明去山西,挣得到一天200元的血命钱;或者成了流氓,成了土匪,成了拆迁公司的狗腿子。本来这里有一个依靠长江航运,吃水上饭的原生态经济环境,如今文明的建设,抢夺了它们的饭碗。英明的你,你想得出他们还会有,什么更好的出路吗?

图片 2

破碎的两个家庭,隐喻破碎的家园,这个即将消逝的家园,隐喻着中国现时代的处境。三重的隐喻,用一根寻找的绳子串起,三明找老婆,见女儿,他的家庭被文明的警察拆散,他的女儿在现代的东莞被剥削。赵涛找丈夫,这个丈夫是《任逍遥》里的乔三,角色的个性特征基本类似,是那种最有能力,在文明的社会里,率先学会游戏规则的那群人,很有地位,但是道貌岸然,无比文明,又无比卑鄙。

在一个访谈节目上看到,贾樟柯认为第六代导演普遍受到天安门事件的影响,他们的作品更加个人主义。他们这一代经历改革开放,从集体生活中拜托出来,所以他们更看重个人在时代潮流中的反应观点。

丧失了土地的农民,失却了江流的水手,中国人自古有一种坚韧,在艰苦处境下,不屈不挠的活着。有人说人活着总要有所希望,我看不尽然,在中国人的思想里,能活着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传统讲礼乐,礼是在礼节的遵守和完成中,获得心灵的充实,乐是艺术的世界,精神的种种娱乐方式。传统肯定的人生,不需要在求索希望中寻找满足,有了礼节和娱乐,就足够了。烟,酒,茶,糖,影片里强调的四种小道具,即是传统的礼乐,各个主人公用它们来试探和表达着彼此的关联。

贾樟柯是第六代导演领头人物,而第六代导演的显著特点就是没有受过“文革”的影响,并不存在受到压抑的切肤之痛。然而他们却遭遇了在80~90年代经济转轨给社会带来的剧痛。他们是抗拒归纳的一代,典型特征是“叛逆与反思”。

三峡好人又叫still
life,译为静物。在我的理解下静是为了反衬动,毕竟电影里每一个都在忙碌求生,在变迁的大背景下人们都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三峡移民是影片所关注的问题,也是影片的矛盾焦点所在。

在处处废墟的奉节,不免给人一种虚妄感,曾经古老的小镇何以至此?像是核武器炸平的,像是外星人入侵夷平的,在这么一个地方不免让人感到超现实的东西。

4.应用传统美学

是的,贱命必须活着,这部影片充斥着一种悲剧性,脆弱压抑,愤懑落寞。渺小如我们被历史裹挟着前进,生活也只能如此。

导演贾樟柯在后来的采访中说道,拍摄《三峡好人》是在与城市的消失做赛跑。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城市中,用传统的方式拍摄是远远追不上的,所以这部电影是用数码设备,以纪录片的形式拍摄的。同时为了丰富人物的内心世界,电影又加上了一些剧情。

三峡好人海报

影片最后韩三明在准备离开奉节时,看到了一个人在两栋楼之间走钢丝,韩三明看着这个人发了呆。

影片开头就是一个长镜头,这个长镜头真实的展现了中国底层的流民生活,各色各样的苦命人为了生活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在一艘客船上他们拥挤吵闹,自娱自乐后自生自灭。

下面跟大家分析几点我对这部影片的认识:

在麻木痛苦的奉节,在拆迁废墟中烟酒茶糖似乎又给了“走钢丝的人们”一种幸福感,一种压迫下的暂缓。

但是我更喜欢有人把它译为贱命必须活着。

影片不仅是记录,更有在记录的基础上描绘一种超现实,在朴实无华的双线叙事中,用现实主义所写实的荒诞更耐人寻味。

1.有剧情的纪录片

5.still life 命贱如草

在影片中具体的几处超现实镜头:疑似的飞碟东西在光天化日之下飞过天空,奉节移民纪念碑像火箭一样升空,三个川剧打扮的人在玩手机,一个在废墟上走钢丝的人。

那个时代有流行。小马哥疯狂崇拜周润发,周杰伦的海报在废墟的墙壁上贴着,各种流行歌曲响彻街头。

图片 3

2.烟酒茶糖

这是从两个山西外来客的视角看三峡,主角带着我们去发现三峡工程下的荒诞,承载着厚重历史的城市被迅速拆迁,小镇被淹没在水位线下。

导演将电影分为烟酒茶糖四部分,在片中烟是芒果烟,酒是汾酒,茶是巫山茶,糖是大白兔。这些人际关系的调剂品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奢侈品,是当代市场经济中的生活品,但在三峡这个地方,烟酒茶糖似乎又重新变成了奢侈品。

在今天我们知道了要关注孩子,知道了要关注空气,也知道了要关注猫咪狗子,却从来都在忽视这些更需要关注的“走钢丝的人们”。我们需要一些真切的关注,不是一次虚假的采访不是一次形式化的问候,而是真的认识到了移民背后的民生问题,去承认去解决。

就导演分享,这部电影很大一部分都是即兴的产物。首先是由于三峡地区多变的天气,于是电影选择与天气对话,将影片与或晴或阴的天气相结合,不依赖传统电影中的打光布景。其次是创作团队拥有足够的默契,影片不是写好剧本让演员亦步亦趋地去演绎,而是在团队日常生活中相互交流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