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这相遇寂寞

很少有导演创作的心态是“倒退”的,看完《你的名字》我就犯嘀咕,那个愁绪万千的新海诚大叔哪里去了?这完全是个中二少年写的故事嘛!
在千年一遇的彗星来临之际,一名住在东京的普通男生泷忽然开始时不时地同远在深山小镇的花季少女三叶互换身体。三叶实现了自己走出村庄到大城市生活的梦想,而泷也接触到日本神秘而古老的巫师文化。他们通过手上、脸上等各种地方的留言互相交流、彼此熟悉,可到他们终于想见一面时却又突然失联。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三叶早在三年前就死了,彗星破裂的陨石摧毁了整座小镇。于是,心有不甘的泷决定再次互换身体逆转时空,拯救女孩和小镇上的村民。
显而易见,《你的名字》的格局大大超越了新海诚之前的所有作品:穿越时空、拯救世人于水火之中,甚至有人将其归类为科幻片。可在我看来这仅仅是部具有科幻色彩的现代魔幻爱情片,无关未来,新海诚还是想谈情说爱。
但是啊,这回的男女主却是“神交”,现实生活中并不发生关系,正因如此,他们之间产生的情愫不免超出一些人的理解。而两个天各一方的陌生人之间产生了逆转时空的引力场,会对这种事深信不疑的估计也只有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了吧,可这个故事却出自新海诚。
从9年前的《秒速5厘米》到如今热映的《你的名字》,新海诚似乎一直在追寻自己的青春。这次,连人物的画风都变稚嫩了。
如果说,平地而起的人造卫星代表趋于理性的成人世界,那么天外来袭的神秘彗星就象征着青少年的感性。我们可以不在一个学校,不在一个城市,甚至不在一个时空,但对我来说没有人比你更亲近,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是新海诚为爱构想的理想境界。
可人来人往的都市不允许这样的神话,林子大了,鸟见多了,比翼双飞也不算什么愿望了。你只消说声:约吗?也不用什么酸不溜丢的诗歌了,更别提什么樱花树下的约定了。长情好像成了笑话,供人消费。即便爱得深入骨髓,现代人也不会真正成为另一个人。
这就是《秒速5厘米》的故事背景。
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在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百分百男孩和百分百女孩恰在路中间擦肩而过。“失却记忆的微光刹那间照亮两颗心灵。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实在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肩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村上春树似乎也认同,成年人丧失了对缘分的把握能力。但新海诚却要告诉观众年轻人怎么做——
同样是晴朗的早晨,在两辆交错而过的列车上只需一个眼神,男孩和女孩便认出了彼此。同样是相遇,同样时隔多年,不同的是他们异口同声的“你的名字?”
没错,百分百男孩与百分百女孩的确认只需这一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相信这样一部“魔幻爱情片”,为什么长大的我们要敢于做梦,为什么新海诚要创作这样一部“倒退”的作品来延长我们的青春期。
很多时候,名字,或者说名分并不重要,你只要相信这世上存在着你的另一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无论哪一种,这相遇都太寂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ookpark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嗯,就是典型的日式小清新。

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情走进电影院的。

说到新海诚,第一反应就是《秒速五厘米》,《言叶之庭》,漂亮得可以当屏保的画面,粉色的樱花纷纷落下,有轨电车驰过空旷的小站,澄澈的天空上浮动丝丝缕缕的白云,慢慢变淡,散去,直到再也不能留下什么痕迹,就像想念一个人时的心情。

如果不是那次彗星降临地球,这种游戏会变得乐此不疲。

彗星,从遥远的宇宙里跋涉而来,只为1000年一次的重遇。

在某天清晨醒来时,你是否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人们都会经常做一些奇幻的神奇的梦,新海诚用一部电影对梦境做了解析。

彗星逐渐靠近地球,用了1个月的时间。

但是不文艺对不起片中那么美丽的景色。

哎,竟然起了这么个文艺的标题,其实我原本想用的标题是《梦的解析》。

历尽辛苦,泷终于拯救了三叶和小镇,与此同时,泷和三叶关于对方的记忆,就好像彗星划过天空时留下的痕迹,渐渐消失。

如果这只是泷的梦境,那醒来后多么唏嘘怅然。

到底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

张爱玲说,在千万人之中,不早不晚,你正好遇见了那个人。

第一种,因为彗星降临地球,磁场发生了变化,导致了时空的错乱,泷和三叶都是实际存在的,但三年前三叶就已死去。

你在梦里遇见的那个人,很像个虚构角色,也许从未存在过。

彗星终于到达地球的那天夜晚,泷和一同打工的同伴奥寺开始了一次正式约会,而三叶和镇上的小伙伴穿上浴衣,到山顶观看彗星降临地球的奇观。

这中间好像有个bug,彗星是三年前降临地球的,为什么泷在现在的时空里会经常冒出关于彗星的片段?

泷拨打三叶留下的电话,无人接听。

但也许曾经真的存在,遗憾的是你们还未相识,就已不再。

第二种,这一切都是泷的梦境。

凭着记忆,泷画出了三叶居住的小镇,查了无数次的地图后,确立了小镇的大致方位,泷踏上了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