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打中了“七寸”

图片 2

在逐利驱使下,网络游戏开发商、运营商都希望以新游戏来刺激玩家,源源不断地吸引青少年学生用户。网络游戏产品不同于其他商品,其升级换代会吸引玩家投入更多时间,对于价值观不成熟的青少年来说,新款游戏总是充满诱惑,每一款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之日,都是家长和游戏经营方“争孩子”之时。对网络游戏进行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经营数量,有利于遏制资本进入游戏行业的冲动,可谓打中了目前网络游戏泛滥的“七寸”。

人民日报发文点评游戏: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9-04 资讯

今日社评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图片 1

上周,八部门联合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所提到的“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引发了不小的讨论。而随后,网络上一则“13岁男孩坠楼身亡,家长质疑游戏夺命”的消息再次将游戏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今日,人民日报第22版连续刊登《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和《成瘾需引导
家长有啥招》两篇文章,就这一话题发表了观点。

图片 2

《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一文中提到,在电子竞技已经纳入杭州亚运会比赛项目的今天,妖魔化网游是不理性的,呼吁取消网游也是不现实的。要知道,沉迷游戏的危害不在于“游戏”,而来自于“沉迷”。我们要防的是沉迷,而不是网游。对很多人来说,可沉迷的对象并不限于网络游戏。

此外文中还提及了刚刚发布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称该方案是在总体管理上的细化,让指导更加科学。

一方面大力发展游戏产业,一方面青少年容易受到危害。这似乎是一对矛盾,其实是游戏产业产生了负外部性的问题。走好平衡木,需要多管齐下,消除产业的负面影响。不久前,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提到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这就是在总体管理上的细化,让指导更加科学。毕竟,严管是为了更好地发展。

另一篇《成瘾需引导
家长有啥招》以家庭教育为核心,站在家长的角度从怎么看、怎么教、怎么管等方面支了招。

青少年好奇心强、自制力弱,容易沉迷网游。严管,效果不好,反而刺激孩子的叛逆情绪。这对家庭教育提出新课题。专家建议,不宜把游戏视为洪水猛兽、一禁了之,而应该培养孩子的自律意识;家长自己要发挥示范作用,不妨多花点时间,和孩子一起运动、旅行,一起听音乐会、参观博物馆,让孩子接触到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游戏开发者、运营者,要承担社会责任,净化网游。

参考阅读:

我们还有勇气爱游戏吗?

部分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导致视力下降,社会舆论对此高度关切。一些游戏开发和运营商把中小学生沉迷游戏的责任推给家长,认为是家长失责导致孩子沉迷网络。家长则抱怨孩子被各种游戏包围,很容易注册成为游戏玩家,加之我国没有游戏分级制度,家长不知道哪些游戏适合孩子玩,哪些游戏不适合孩子玩。

新款游戏对青少年总是充满诱惑,每一款新增网游上网运营之日,都是家长和游戏经营方“争夺孩子”之时。对网络游戏进行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经营数量,有利于遏制资本进入游戏行业的冲动,可谓打中了目前网络游戏泛滥的“七寸”。

本报特约评论员

建立适龄提示制度,首先需要监管部门严格依法履职,组成专业性、权威性强的专家委员会,负责审核每款网络游戏并做出适龄提示要求,游戏运营方必须执行。我国2010年颁布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了“适龄提示”的部分内容,但把制订用户指引和警示说明的职责交给了游戏运营方,由游戏经营单位自己根据游戏内容进行指引和警示,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游戏运营方打“擦边球”敷衍塞责的屡见不鲜。现在建立适龄提示制度,不能再由游戏经营方自己审核内容和根据内容做出指引警示,而必须由监管部门成立专家委员会进行审核,根据审核做出相关警示要求,游戏运营方必须严格落实,违反者须受到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