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心“落水当汉奸”,他获得的情报甚至影响了欧战决策

图片 2

原标题:甘心“落水当汉奸”,他获得的情报甚至影响了欧战决策

1911年出生于湖北蕲春,1929年到日本留学,回国后担任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常委,创办《文艺新闻》。他有多重身份——军统、中统、青洪帮、日伪,然而他的秘密身份却是货真价实的中共特科。他巧妙开拓情报来源…

图片 1

一人身兼五重身份

马振犊,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顾问。现任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副会长、中国档案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现代史学会理事等。主要研究方向为国民党史、国民党特工活动史、抗日战争史等,已出版《国民党特务活动史》、《惨胜──抗战正面战场大写意》等多部专著。

1931年10月,袁殊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立即转入特科的工作。1932年春,通过表兄贾伯涛的关系,袁殊见到上海市社会局长、中统头子吴醒亚,打入了中统内部。后来他由吴醒亚介绍,成为新声通讯社的记者,从而可以出席南京政府的记者招待会,并在期间认识了日本驻沪领事馆的副领事岩井英一。

岩井英一营救袁殊并非不求回报。而且,从认识袁殊的第一天起,岩井英一就着力拉拢袁殊为日效力。果然,当袁殊一出狱,岩井英一就向他提出要求,要他写一篇谈所谓中日关系的文章公开发表,实际上也就是要袁殊公开表态当汉奸。袁殊立即请示潘汉年。潘汉年早已料到岩井英一这一手,他指示袁殊将计就计。潘汉年说:“我看这是个机会,也许还是难得的好机会,向敌人营垒渗透,在敌人营垒中建立我们的内线,需要的就是这种机会,你若真能成为汪伪政权中代表一个派别的领袖人物,不但可以起到掣肘汪伪政权的作用,获得情报的机会也更多,对革命的贡献更大。当然,这对你个人来说是很委屈的,需要付出巨大代价,要承受亲朋好友的误解和公众的唾弃,清白玷污,名誉扫地。”

当时,中日正在谈判,谈的是货币兑换率与关税问题,这自然成了新闻界的抢手货。由于袁殊有岩井渠道,消息又快又准,这位“涉外”记者立即成了红人,连吴醒亚对他都刮目相看。过了一段时间,岩井便开始每月付袁殊200元的“交际费”,这样,他又成了日方的情报人员。自然,这是得到中共地下党负责人的批准——成为了三重间谍。不久,岩井又安排袁殊到日本。

图片 2

回国后,袁殊为了加强自身的保护色,开拓情报来源,于1937年4月加入了青洪帮。1937年6月,潘汉年以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主任的身份回到上海。从此,直到1946年去解放区,在潘汉年的导演下,袁殊成功地演出了一场场出色的情报战。

袁殊

当抗日战争爆发后,戴笠一时找不到熟悉日本问题、又有相当的日本关系的人,杜月笙提醒他,有一个叫袁殊的日本留学生与日本领事馆副领事岩井英一关系不错,戴笠听了很高兴,于是亲自登门拜访。袁殊感到事关重大,立即去请示潘汉年。潘汉年沉吟了一会,说:“这是件好事,机会难得,你千万不可错失良机,答应戴笠的一切要求。”

自参加中央特科以来,袁殊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他确实没有想到过要背负“汉

戴笠给袁殊安排了两项任务:一是收集日本方面的情报,二是坚持留在上海,不管时局有怎样的变化。就这样,袁殊又多了一个身份:军统,加上中统、青红帮、日伪,以及货真价实的中共秘密身份,则是五重身份了。这在中国情报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最多面的间谍了。

奸”的骂名。现在,有了潘汉年的明确指示,袁殊义无反顾地“按组织的意思向水里跳”,甘愿“落水当汉奸”。他按照岩井英一的意见,经过一番思考斟酌,写了一篇《兴亚建国论》,在中日几家报纸上发表,成为由岩井英一扶植起来的“公开汉奸”。

他获取了日军南进情报,为前苏军兵力部署提供有力支持

不久,岩井英一为了掣肘汪伪汉奸势力,就让袁殊出面组织一个“兴亚建国同盟”的汉奸文化团体,加入到汪伪政权中去。1939年11月,袁殊根据中共的安排,向岩井英一建议把“兴亚建国同盟”扩大为“兴亚建国运动本部”,得到了同意。于是,袁殊在地处上海宝山路的“岩井公馆”挂起了“兴亚建国运动本部”的招牌,并筹备出版《新中国报》和《兴亚》杂志。

从此,袁殊通过各种关系,大量获取日本情报。自然,他首先向潘汉年汇报,然后,有选择地向军统汇报——毕竟是国共合作时期,有共同的民族利益。

“兴亚建国运动本部”表面上是一个接受日本外务省津贴并受其支配的汉奸组织,实际上是中共的一个新的情报据点。如主办《新中国报》的是从延安派来的机要员刘人寿,经理是中共党员翁从六,有1部秘密电台。日本外务省每月拨付的20万经费中,有相当一部分成为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同时,在袁殊的具体操作下,一份份重要的战略情报从敌人的心脏发送到延安。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期间,袁殊置生死于度外,化装成日本学生,越过战线,深入到了日军阵地侦察,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军事情报,使我方避免了很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