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大全: 谢长达简介【澳门新葡亰赌995577】

原标题:【文化东河】包头教育界名师邬震——反对迷信 抗收捐税

澳门新葡亰赌995577 1
姓名:谢长达 国籍:祖籍安徽,后迁居苏州 年代: 职位:
  
    姓名:谢长达  
    性别:女  
    出生年月:  
    籍贯:祖籍安徽,后迁居苏州  
      
      
      她自幼习书识字,通晓古今大事,为她日后接受近代新思想奠定了文化基础。  
      
      谢长达22岁时,嫁与苏州王杲卿,王杲卿是王鏊的后代,其父曾任渐江按察史,王杲卿本人为翰林院庶吉士,后升任内阁侍读学士,因而谢长达在婚后,随夫常年居住于北京。谢长达虽然生活于封建礼教意识农厚的官宦之家,但并未由此束缚她的思想言行。她生活北京的年代,清政府与各国的交往日渐频繁,资产阶级的各种思潮膛渐渗入,京城内开始萌生各派新思潮,这对胸有抱负、关注国事的谢长达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认为女子与男子同样肩负着爱国的重任,因此女子必须接受近代教育,革除各百年遗贸下来了陋习,走向社会,发挥妇女应有的作用。之后,王杲卿因染上时疫,不幸在京去世。谢长达便携带遗孤九人返回,定居于苏州市十全街,开始了一生中浑煌的业绩。  
      
      谢长达回苏州后,辛苦地抚肓遗孤,操侍繁琐的家务,但她并未因此而消沉,她将在北京接受的新思想,向苏州社会传播,热忱地投入苏州的妇女解放运动。妇女的肢体,而且大大妨碍了妇女正常的活动,禁止裹足是当时妇女解放的重要内容之一。清朝政府于1901年下达“上谕”,通令各省劝导妇女不再裹足。可是大部分妇女因受土那物长期束缚,无法意识到放足的进步意义,甘愿忍受封建礼教的禁锢,非但已裹足的妇女不肯“解放”,并且对幼女依旧强迫裹足。谢长达深感旧习积重难返,信念依廷的一纸空文是难以收效的。她认为应该在有知识、有理想的妇女中首先提倡,再组织社会宣传,扩大影响,才能使妇女放足形成风气,幼女也可以不再被迫裹足。谢长达以自作则,先自放足。其时,上海已成立了妇女“放足会”,谢长达立即响应,在苏州也组织妇女“放足会”,谢长达立即响就,在苏州也组织妇女“放足会”,自任总理。她首先动员一些苏州缙绅大户的老年眷属参加,这批人一般都有文学修养,知书达礼,能理解倡行放足对社会的有益之处。当时参加“放足会”的有七十一岁的黄季兰、五十八岁的徐淑英、六十八岁的徐淑英、五十一岁的蒋振懦、六十岁的陈李香、六十八岁的张丹叔夫人等数十人。苏州社会上有许多顽固的男子以封建卫道士自居,对谢长达发起的“放足会”骇怪取笑,强烈反对。所“放足总会”在第二年春初开成立会时,为了防止守旧专横的男子前去强行干涉参加会议的妻女,就另外专派男子在会外接男宾。开成立会发的通知如下:“苏州放足会择于正月十六日年后两点钟,在葑门内十全街王太史第内厅同议会事,敬请贵族女士光教正是盼,本会女同启(会费不派分文),倘贤士大去光临者,请径至前厅,另有人接待。”参加“放足会”虽然只有十数人,但在苏州社会起了不同凡响的作用,成为反对封建礼教的一个突破口,多少年来苏州妇女饱受缠脚之苦,现在终于有勇气、有力量挣脱其束缚了。  
      
      “放足会”成立会按时召开,会上宣读了由谢长达氦订的苏州放足总会总章程,并一致推举年龄最高的黄季兰为会长。会上,谢长达向会员详述了放足的好处,并将好未放足时穿的弓鞋和放足后穿的宽大舒适的缎鞋,给众人观看,以证明放足可以使妇女行走便利,活动自如。她又再三阐说女子必须放足的道理,说:“路都不能痛快地走,怎么可以做事业呢?”然后她与会员们共同商议,各会员必须带头放足,并在章程中增加这一内容的条款:“初次入会,仍可穿弓鞋,二次必须改式,若因循如故,是终无放足之意,即行除名,作出会论。”会上还讨论了放足会的主式和向苏州附近各地推广设立分会的步聚。之后,谢长达雷厉风行,不辞劳苦,亲自到苏南各乡镇进行宣传,有时甚至远抵苏北,劝导各妇女为了解放自己首先应该放足,组织分会,以集体的力量来抗御封建顽固势力。并将放足的方法印成“说帖”,四处散发,以指导妇女放足。一时各地纷起响应,很多地区都成立了放足会的分会。谢会达的举措对开创新的社会风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各地相继成立放足会以后,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活动,大部分妇女都亲自感受到足带来的便利性,江苏各屯放足渐渐形成风气。但仍有少数妇女顽固坚持缠足,如当时苏北沭阳县的一位年轻妇女顽固坚持缠足,如当时办北沭阳县的一位年轻妇女胡仿兰,因放足而遭受阿姑的摧残和凌虐,以致身亡。这一惨痛的消息传到苏州,放足会会员均为之气愤不平,她们道先派人去苏北调查事实真相,同时在苏州为胡仿兰举行追悼会。之后,又派谢长达、潘绍芬等三脸专程赴至沐阳,再在当地为胡仿兰召开追悼会,以造成一定的声势。因人命关天,又请官厅追究阿姑的责任。在场参加追悼会的人们一起捐银元六十余元作为旅费。谢长达等人离开沭阳后,便至南京,求见两江总督端方,将胡仿兰之事一一面陈,要求依法惩治,这样才能保证放中的实施。端方知情后,责令沭阳县追究查办,并赠送谢长达等人旅费一百元。胡仿兰一事斗争的胜利,放足之风大开,各地放足运动顺利开展,一般幼女也极少再有被迫缠足的了。沭阳县为了纪念胡仿兰,各界还损资开办了一所小学,以胡仿兰的名字命名,当时,谢长达已有五十二岁,为放足四出奔波,一时传为美谈。  
      
      放足仅仅是女子解放的最起码的条件,妇女要真直走上社会,必须具备知识和技能,才能从事各种职业,参与政治,在放足运动基本获得成国后,紧接眷谢长达就投入了女子教育事业,充分显示了她的政治抱负和卓识的远见。吴地早期的近代学校大都为基督教会中的外国人所创设,女子学校几科全为外国人所为,已形成了喧宾夺主的局面。为普及女子教育,1905年谢长达与苏州开明人士陈昭、蒋振懦、周修辉、严爱贞、潘桂馨等自筹资金一千余元,在东小乔创办女子两等小学,因为学的目的是培育人才,振兴中华,故校名定为“振华女校。”女校草创伊始,“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观念尚未根除,报名女孩寥寥无几,第一届仅招收到五名学生,其中一人因旁人耻笑而中途退学。谢长达费尽苦心,创设女校,遭社会如此冷落,以致荒芫园地,可想见创事业、开风气之艰难。谢长达并未因此而气馁,办学意志毫不松懈,她四处奔走,劝各家庭送女孩入学,经过一年的惨淡经营,终于有了转机,学生数量开始增多。这使谢长十分饮慰,她的善意和事业终于被广大民众所理解、所接受。一年以后,增设师范科,规模初具,学生逐日增多,振华女校越办越兴旺,但日常开支费用增多,经费来源渐感困难谢长达多方奔走募捐,仍入不敷出。她便先后邀请江苏巡抚程德全、苏州知府何刚德赴校参观,都认为振华女校办学确有成绩,同意由官库中拔出经费,按月发给,此后,得以进一步扩充学校规模,实现了谢长达的宏大志愿。谢长达在办学时,对学生和蔼可亲,循循善诱,处理日常事务有条不紊,又通情达理,对学生的上课和作业要求十分严格。那时有许多学生是住宿的,谢长达在生产上对学生的照顾,犹如慈母抚爱女儿,仿佛振华女校就是一个大家庭。由于谢长达办校有方,不仅学生生员增多,且教育质量持续提高,附近女子争入振华女校,一时名声大噪,成为江苏省最负有声望的一所女子学校。  
      
      辛亥革命爆发,清廷崩溃,官府每月拔发的经费也随之停止,为了维持女校,谢长达不惜以她的私人积蓄充入学校经费,勉强维系着学校的日常开支。直到1915年(民国4年)苏州设立江苏女子师范,振华女中的简易师范并入江苏女子师范,校址迁往十全街王宅,又增幼稚师范科。1918年,谢长达的女儿王季昭、王季玉先后从美国留学归来。女儿已培育成材,谢长达届七十高龄,便以年老告退,将振华女校的一切事务交与女儿王季玉接管。  
      
      清未,江苏一度揿起了民间创办女学的时风,后因经费不足、足师撰乏等种种原因,许多女校只得先后停办。而振华女校以办小开始,后增设中学部,继而再设师范科,又添幼儿园,一再发展,蒸蒸日上,这应归功于谢长达的决心和毅力。她冲破封建旧观念,想方设法筹措经费,聘请教师,依凭自己的能力,为振华女中打下了基础。谢长达是一名行长于封建社会的女性,能有如此开明的思想和办女不的决心,在当晨社会中确是超乎寻常的。  
      
      辛亥革命时,苏州光复后,清朝将领铁良、张勋等人仍盘踞南京负隅顽抗,一时江苏、上海、浙江等地愤起组织联军北代,抗击清廷。苏州也成立了“女子北代队”,以响应辛亥革命,谢长达自己担任队长,组织一百五十多名女学生,她们四出筹募军饷,努力赞助革命,为中华民国的诞生而出力,开始了女子参与政治的实际行动,体现出女子自身的力量。  
      
      1915年,谢长达已届六十七岁,当时社会上的妇女已不再缠足,经过妇女各界十多年的努力,千百年来的缠足陋欲俗已基本革除,谢长达认为放足工作以胜利而告终,便解散了放足会。为了进一步争取妇女的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谢长达与江苏女子师范校长杨达权商议后,决定发起组织“江苏女子公益团”,认为女子应齐心协力团结起来,才能争取到妇女的真正的解决。该组织刚一成立,参加者共有七十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寓居苏州的外侨妇女,在苏州有一定的影响。“苏州女子分益团”的组织较为完备,共设德行、教育、卫生、交谊四个部。谢长达被众团员一致推举为团长兼德行部部长,主要负责的工作是,保送无力入学的贫苦儿童入学读书,或者保送他们入医院学做护士。谢长达设法募集了许多资金,资助学校,当时苏州有国民小学十四余所,每个学校都设有公益团的补助学额,为推动苏州的普及教育作出了贡献。其时,苏州还有一些社公益团体,如“拒毒会”、“禁酒禁烟会”、“节制会”等,谢长达积极协助这些团体开展活动,共推动苏州会社会风尚的进步。谢长达还组织团员做了许多公益事业和慈善事业,她们组织人,员、筹集资金,修筑街道,修砌河岸,受到苏州民众的齐声称誉。若遇时疫流和或灾荒年份,她们就向贫苦大众施送药品和棉衣粥米等。那时有一个婢女盛凌云,长年遭受主妇顾黄氏的虐折磨,不敢声张。谢长达获知后,问清一切事由的原委,便鼓励这位婢女挣脱枷索,她亲自陪同盛凌云去法院控拆,法院根据事实情况,将顾黄氏依法查办。使盛凌云恢复自由。婢女上告法院,获得胜诉。在苏州社会上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使众人识到不管从事何种职业,都应相互尊重。谢长达到八十六岁时,已常年患有疾病,每逢“苏州女子公益团”举行常会时,她都带病前往参加,直到去世为止。谢长达倾后半生之精力,服务于苏州社会的种种有益事业,为苏州人士赞誉纪念。  
      
      谢长达一生为教育事业所作的贡献最为瞩目,时时不忘地所创设的振华女校。1918年,谢长达七十寿辰,众亲友赠送的礼品,她全部赠与振华女校,作为学校的基金。1934年,她不幸中风,自知于世不久,在临终前夕,特留下遗属,将地举行丧礼时所送的礼金,全部赠送女校,其热爱教育之心至诚至极。在谢长达逝世后,各界名士都前来悼念,追悼会由张一先生等发起,杨千里、俞庆棠、章太炎、金天翮、李根源等人都亲自前来参加丧礼,蔡元培先生发表演说。追悼会结束后,众人遵照谢长达的遗嘱,将所收到的丧礼悉数送与振华女中,命名为“长达清寒奖学金”。这位苏州近代史上的新女性,永远留名于史册。  
      
      

反对迷信 抗收捐税

1928年,包头县教育局召开破除封建迷信大会,教育界掀起打倒泥胎神像运动。邬震率先带领学生将一些寺院的神像打倒。事后有人宣扬马王庙小学因打倒神像黑夜闹鬼。邬震不信神鬼,深夜一人到学校。然后给学生们讲:“世上哪有鬼?怕鬼是因心中有鬼。”

1929年,绥远省政府主席徐永昌颁布《禁止妇女缠足条例》,下令三个月为劝导期,三个月为解放(放足)期。三十岁以上妇女缠足者劝令解放,三十岁以下者不放足罚1至10元,一个月必须解放。于是,邬震带领学生挨家挨户宣传妇女放足的道理,“妇女解放”一时轰动包头,三寸金莲再不是妇女美丽的标志。

清末民初包头被称为“税卡陈列所”,包头城内外关卡林立。1930年,包头县政府又决定在西北门设税卡。邬震得知后发动学生到县政府(西门大街)示威游行,高呼口号,迫使县长元悌答应不再设西北门税卡。